欢迎光临华夏艺术网 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综合评论 > 当代著名画家张洪源:浅谈苏轼“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

当代著名画家张洪源:浅谈苏轼“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

时间:2020-12-08 | 来源:张洪源 | 阅读:3482次

张洪源,山东莱阳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山东省工笔画学会副主席

国家一级美术师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副秘书长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人物画艺委会委员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写生创作培训班导师

山东省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

文/张洪源

宋人绘画是中国绘画史上的一个极至。画家追求“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对自然物象严谨求实而凝笃,穷尽妙理而求其精神,物我两忘而自由无羁,心驰物游而重修养,对物象刻画精工细致而巧妙。宁静肃穆,静心滤照,胸有成竹。笔墨高超,形神兼备,动人心魂,悦人耳目!苏轼乃宋代伟大的文学家、画家和书法家,中国文人画的领军人物。“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乃其《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中之佳句。自古至今对中国绘画艺术创作、欣赏与批评有着深远的意义。

张洪源之高山无弦有琴声

《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

【其一】

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

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

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

边鸾雀写生,赵昌花传神。

何如此两幅,疏澹含精匀。

谁言一点红,解寄无边春。

【其二】

瘦竹如幽人,幽花如处女。

低昂枝上雀,摇荡花间雨。

双翎决将起,众叶纷自举。

可怜采花蜂,清蜜寄两股。

若人富天巧,春色入毫楮。

悬知君能诗,寄声求妙语。

张洪源之行者无执

东坡居士第一首先从诗画创作谈起,着眼大处入笔,然后次第推进,结落于王主簿的折枝画上,以其阐明自己对诗、画独特之见解。次首以王主簿折枝画为依托,至篇末索隐其诗、画“妙语”。构思精妙,道出了“形神兼备”“心画不二”之哲理,乃古今艺术品评之名篇,颇受后人关注。

张洪源之气运空翠

东坡居士认为无论是“诗”还是“画”,只有实用的“形似”是不够的,应“形神兼备”方达其境。“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此语背后蕴含着苏东坡的美学思想,在于品评画的好坏若只以“形似”论其,那是幼稚的见解,无非儿童见识罢了。“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同样也是,若诗人只能状物而不能言志抒情,也非真正诗人。苏东坡反对诗、画作品只停留在“形似”上。当然,这里莫把他的“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与“不求形似,但求神似”的观点等同起来,不要误解东坡居士不要“形似”,形似还是要的。只是他认为只有形似,不能成为好诗、画!那个时代苏东坡和欧阳修等都强调“神似”,而强调“神似”不等于不要“形似”,这是两码事。有道是“意足不求颜色似,前身相马九方皋”。千里马,对真正的相马者来说,重要的不在于皮毛的玄黄,而是神骏之气。皮毛玄黄无人不识,皆能辨之。然神骏之气却难以窥其,否则就无伯乐之说了,看画与相马一理也!“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诗以律韵、音韵等言外其境,画以笔韵、墨韵、色韵、形韵等言外其境。苏轼《书晁补之所藏与可画竹三首》中云:“与可画竹时,见竹不见人。岂独不见人,嗒然遗其身。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懂了这些,必然新意无穷!“谁言一点红,解寄天边春。”“适用性”的“一点红”没有什么,然“艺术性”的“一点红”就不同了!其可忘我的“遗其身”而“物化”其境。这“一点红”在“心识”造变下,“蝴蝶效应”的“画外效应”便是那无穷的“万紫千红”。其境界无论是“萧疏淡泊”还是“喧哗热闹”,一切皆在不言的言外。生活中实用的“一点红”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若将这实用的“一点红”进行艺术性修饰,那在这“一点红”以外寄托着将是无边的春色。有道是笔墨情趣一点点,何承思绪入万千?故,东坡居士以鄢陵王主簿的折枝花鸟言外其境界:“低昂枝上雀,摇荡花间雨。双翎决将起,众叶纷自举。”雨后,花枝带雨。鸟儿在枝上摇荡,起飞时被压弯的花枝伸展起来了,于是雨水纷落而下。如此生动之景象,若无“形神兼备”之能力是无法达到赏心悦目的。赏心悦目”说的是既要赏心,亦要悦目。莫把“赏心悦目”分开讲:认为赏心者为之上,悦目者为之下。若此理解,便是大错特错了!不“悦目”言何“赏心”;不“赏心”云何“悦目”?此两者,互为体用,不落两边,没有次第。所谓的“神似”乃借物咏志之境,没有载体“神”从何来?只有构思典型化的夸张,才能使作品比现实生活更高、更理想。作品是心的表达,其内含哲理,外通大道。既要精湛的造型技巧和高超的能力,又要深厚的文化底蕴。若无此具备,莫谈好诗、画。画已而意不止,笔已而势不穷。技巧的成熟与文化的渗入乃绘画审美之大因素。诗、画看似门类不同,然纲索境界实属不二。需以“形神兼备”“心画不二”的艺术感染力为表现规律。在“主”与“客”体用关系的处理上,需圆融无碍,不分彼此。“主体”与“客体”彼此合而为一,方达其境界。苏轼诗中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为什么论画不只能以“形似”。但他通过“边鸾雀写生,赵昌花传神。何如此两幅,疏澹含精匀”的诗句,已言外达意“形神兼备”之境。

张洪源之清净湛然

东坡居士以其独特的比喻风格,“博喻”丰富,不分界限,移觉沟通,通感无限。“瘦竹如幽人,幽花如处女”,将植物赋予了人的灵性与气质。又以“天巧”了“天工”,表达自然巧妙,言其自然天成之境界。南朝梁钟嵘《诗品》中云:“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又曰:“故诗有三义焉:一曰兴,二曰比,三曰赋。文已尽而义有余,兴也;因物喻志,比也;直书其事,寓言写物,赋也。弘斯三义,酌而用之,干之以风力,润之以丹彩,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是诗之至也。”由此可见“诗画本一律”非简单之客观事物的模仿表现,而同时需要作品之外的艺术境界表达。

张洪源之虚静清幽

苏轼在评王维诗、画曾云:“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可见他在论画或论诗中都没有说不要“形似”或“不求形似”好。也没有批评“形似”有什么过错。他在《净因院画记》中云:“余尝论画,以为人禽宫室器用皆有常形。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常形之失,人皆知之。常理之不当,虽晓画者有不知。故凡可以欺世而取名者,必托于无常形者也。虽然,常形之失,止于所失,而不能病其全,若常理之不当,则举废之矣。以其形之无常,是以其理不可不谨也。世之工人,或能曲尽其形,而至于其理,非高人逸才不能辨。”意思说:我曾论画,认为人、禽、宫殿、居室、器物、用品都有固定的形态或形状。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然没有固定的形态或形状,而却有固定的理法。固定的形态或形状有了差异,人们都能看出来。固定的理法不合理,既是明白画的也有不知道的。所以,凡是可以欺世而盗取名声的,必定依托于没有固定形态或形状的。虽然,违背了固定形态或形状,也没有固定的形态或形状可参照证明所违背,因而无法找出其全部的毛病来,假如固定的理法处理的不当,便可把坏的地方说成好的了。正因为其形态或形状不固定,所以其固定的理法不可不小心也。世上的能工巧匠,或许能通过其形态或形状的无穷变化而通达其理法,但不是出众有才的高人是弄不明白的。由此看见,苏轼以“常形”与“常理”示其“形神兼备”之重要。“常形”是物象固有形状,譬如:方形、圆形、三角形等皆有其标准的形状,人、禽、宫殿、居室、器物、使用的东西等亦皆有其标准的固定“常形”;而山川、岩石、竹子、树木,流水、波浪、烟雾、云朵等却没有标准固定的“常形”,故曰“无常形”。苏轼认为世上那些欺世盗名之徒,皆愿以“无常形”为借口来掩饰其画的伪劣。岂不知“无常形”之物亦有“常理”的存在。苏轼认为画家应通过形状的无穷变化而通达其理法。

张洪源之都市女孩

张洪源之青春记忆

自古以来国绘画理论其精髓在于“形似”与“神似”的完美结合。“形似”与“神似”的结合,对绘画创作实践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要达到形神兼备、气韵生动的艺术境界,需做到随物赋形、性与画会,把主观感情与客观景物融为一体。因此,单一的“论画以形似”是初级审美标准,是市井凡俗的审美层次,而苏轼提倡的是士人超凡脱俗的“形神兼备”“心画不二”,以此为艺术最高境界。

关键字:

最新评论最热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1-2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推荐艺术品

更多...

熊猫杯旅行套装

作者:

尺寸:

熊猫杯

作者:

尺寸:

干泡台-奇山秀水

产地:吴浩

尺寸:直径:21cm

艺术家推荐

更多...

曹辉   1952年生于成都。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四川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人物画专委会特邀委员、成都中国画会副会长、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校外导师,成都惠民职工画院顾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连环画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大奖。1999年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1990~1998年连续在法国举办五次个人作品展。2011年获第一届四川省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2014年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2015年作品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行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2016年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并由此开始为期一年的全国巡展。 曹辉1982——2002年发表作品:   《神奇的武夷山悬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2年4期   《给上帝的一封信》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3年3期   《神秘的大旋涡》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3年2期   《野人之谜新探索》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1期   《女子足球运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5期   《女子马拉松》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2期   《小酒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4年3期   《神秘的石室》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4期   《战神之墙》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9期   《笔录奇观》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11期   《古代美容》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6期   《一个女研究生的堕落》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2期   《一个投案者的自述》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7期   《ET外星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85年4、5期   《孟卖大爆炸》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5期   《热爱生命》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驼峰上的爱》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青鱼》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3期   《珍珠》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3期   《菩萨的汇款》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9期   《小耗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10期   《水手长接替我》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6年10期   《征服死亡的人》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7年6期   《小酒桶》 连环画中国农村读物出版社再版 1985年11版   《给上帝的一封信》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出版社再版 84年3期   《日本国技.相扑》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1期   《圣地亚哥刑场》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10期   《古诗意画》 国画 四川美术出版社 1987年5版   《人蚊之战》 连环画 科学文艺 1988年1期   《跳水 》 连环画 《万花筒画报》 1988年2期   《他们与“森林野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8年3期   《圣地亚哥刑场》 选刊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关于圣地亚哥刑场的通信》 论文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阿拉斯加的奇遇》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祭火》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9年6版   《辟古奇谭》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6期   《玛丘皮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医生.夫人.闹钟》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期   《南.马特尔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0期   《泉神娶妻》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期   《中国民族民俗故事》 连环画明天出版社出版 1991年1版   《船儿水上飘》 国画 蓉城翰墨 1991年12版   《萨克奇野人的俘虏》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0期   《圣经的故事》 连环画四川美术出版社 1992年1版   《雪莲洞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2期   《艾科沟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5期   《印度河文明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1期   《干冰杀人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5期   《白色幽灵》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 1993年4期   《悬棺之谜新解》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8期   《冤家变亲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3年10期   《一棵遗落在荒原的种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4年6期   《世界名人传记.艺术家卷 米勒篇 》 连环画浙江少儿社 94年一版   《巴仑克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4年10期   《辟古奇尼》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5年5期   《豹狼的日子》 上、下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 1992年10版   《冬之门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5年8,9期   《神农架野人今安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期   《寻觅玛雅古城》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0期   《白鹤梁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8年1期   《尊严》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8年2期   《神秘的南美大隧道》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2期   《名医入地彀》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9年6期   《神秘的英国巨石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5期   《蜀王陵出土记》 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0年8期   《定数》连环画《连环画报》 2000年10期   《印山大墓揭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5期   《冰封印加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8期   《“狼人”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1期   《扣开通往远古的大门》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4期 曹辉艺术年表:   2020年1月在成都举办“陌上谁人依旧 · 曹辉民国风人物画展”   2019年11月作品受邀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主办的“回望东坡•2019四川中国书画学术邀请展”   2019年8月中山(南区)云峰画苑于举办《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8年10月作品受邀参见“天府百年美术文献展”   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    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   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6年6月 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   2016年5月 作品《绣娘》参加成都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开篇之作——南方丝绸之路美术作品展   2015年11月 作品《故园旧梦》入选第二届“四川文华奖”美术书法展,并获三等奖   2015年11月 作品参加由四川省艺术研究院主办的“2015四川中国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西厢待月》参加在重庆举办的“中国精神•民族魂——中国知名画派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故园旧梦》参加“从解放碑到宽巷子”2015成渝美术双百名家双城展   2015年9月 作品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传神写照•2015水墨人物画邀请展”   2015年8月 特邀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心里画儿•中国画邀请展”   2015年5月 特邀参加由四川省美协和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联合主办的“四川省中国画人物画作品展”   2015年4月 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   2014年 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4年7月 三幅作品参加“南方丝绸之路”主题创作展   2011年5月 在成都东方绘画艺术院(现在的二酉山房)举办“曹辉人物画作品展”   2011年3月 《曹家大院•家训》获首届四川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   1999年 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   1999年 连环画《名医入彀》获《连环画报》“十佳”优秀绘画奖   1998年8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五次个展   1996年 作品《寻找北斗》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95年7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四次个展   1993年9月 在巴黎“中国之家”画廊举办第三次个展   1993年 连环画《白色幽灵》获《中国连环画》“十佳”作品奖   1991年5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二次个展   1990年3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一次个展   1990年 连环画《圣地亚哥刑场》获《奥秘》画报1985~1990年“十佳”优秀作品奖   1989年 连环画《圣经的故事》《青鱼》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86年 连环画《罗瑞卿的青少年时代》获第三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三等奖   1981年 国画《新户头》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