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华夏艺术网 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综合评论 > 毛进:我没有违心画过一张画

毛进:我没有违心画过一张画

时间:2020-02-28 | 来源:韩东 | 阅读:774次

在毛进看来,画画就是修炼,是一种真实的生命过程。有阶段,有过去、现在和未来,但可能没有最终的目的地。按毛进的话说:“画画是自我成长自我修炼的最好载体,永无止境。” 

『毛进和毛焰』

谈论毛进绕不过毛焰,后者是当代最杰出精深的艺术家,也是毛进的哥哥。如果毛进不画画,在这件事上她感受到的只是荣耀。问题在于她画画,事情就变得有点复杂。

毛进依然能感受到这份荣耀,甚至更为极端了,因为作为同行,她对毛焰价值的了解来自绘画内部。加之毛焰近距离的现身说法,耳濡目染,对绘画中毛焰这一部分的奥妙毛进就更是心领神会。在深刻领悟的基础上,毛焰之于毛进就不仅仅事关荣耀,而是构成了某种绝对,毛进以此丈量自己和伟大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望洋兴叹。

这并不等于压抑。压抑根本上是由觊觎之心引起的。它可以针对成功,但对精神事物而言可谓一无所用。在精神价值的层面,正确的态度只有谦卑。而谦卑或来自于对价值意义的深入了解,或来自于柔软的人性。这二者恰好是毛进都具备的,兼有的。

毛进以毛焰为荣,但在圈子里从不因为是毛焰的妹妹颐指气使。她没有以毛焰的“发言人”自居,没有因得到毛焰的“亲传”炫耀。但若问起毛焰的影响和教诲,毛进从不避讳,回答直接而富于内容:“我想要他为我骄傲(这也是一种贪欲),如同他让妹妹骄傲一样,但知道这点很难办到。几乎很少夸赞我,印象中只有两次吧,总是非常‘无情’的批评。记得有次被打击到整整一个月不要去画室……他太高了,又惜字如金,需要心平气和的去领会,有时过后好几年才真正理解他话的深意。”

因为哥哥而感到骄傲,转变成想让哥哥为自己感到骄傲,这大约是毛进独特的心路历程。伴随着对绘画艺术的了解和逐年深入,毛进时而绝望时而抱有幻想。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其实也是“贪欲”最强烈的时候。

至于毛焰对毛进的“打击”,显然是一种看中。如果在毛焰眼里毛进的确不堪造就,打击的必要从何而来?毕竟是他的妹妹,让她骄傲、快乐,甚至得意忘形是一个哥哥需要做的。但毛焰没有哄骗毛进,他的六亲不认既出自艺术家评判的严苛,同时也传达了一个艺术家对同行后进的期望。

以上所说乃是作为艺术家的兄妹之间形成的某种内在紧张,就外人看来可能会有另一番说辞。比如艺术是天才的事业,与个人的生理敏感性、行为的特殊模式有确定的因果关系。毛焰和毛进是一母同胞,在文体天赋上具有不少类似的遗传。两人都好动、敏捷、爆发力强,身体敏感、痛感超强。甚至在外形上两人也颇为相似,有人开玩笑说毛进是女版的毛焰。

后天启动。两人都习画很早,启蒙老师是他们的父亲,同一个人。但毛焰比较专注,能够沉浸,毛进则在压力下选择了逃避。毛进追随毛焰报考专业美术学校,未果,后来去读了体育专业。至今毛进仍有浪费了六年时间的说法。再次进入绘画领域毛进就以毛焰为师了,或者说以毛焰为标杆准则了。

我这里要说的是艺术家的材质,以及作为艺术人才的最初发掘。毛进对毛焰的认同并非完全由理解引起,有着身心及其适应性的逻辑关系。但对毛焰来说只是起点相似,但他“已经飞得太高了”(毛进语),达到了毛进望尘莫及的程度。

既已望尘莫及,剩下的就该是轻松自在。在毛焰和毛进的始发地和毛焰达到的高度之间有甚为广阔的天地。毛进作为一名艺术家至关重要的个性就是在这个区域内展开的。犹如一叶小舟在海上航行,推力具备(具足),目标也已锁定,在目标的牵引和原始动力的推动下毛进不至迷失自己的方向,但多余的风景就此展现。毛进多出来的航道(或者如她所说的“弯路”)并不是迷路或者逆动造成的,说到底是某种放任自己的结果,对近乎无限的目的地丧失信心后的消遣以对。在这极为认真的消遣之中,毛进将发现属于她的目的地其实就在附近。这不是我对毛进的预言,而是对她近年来绘画作品的一个大致鉴定。

毛进玩的东西毛焰肯定没在玩,也许是不屑玩,也许他早就过了那一站。但无论如何,这些东西对毛进而言是弥足珍贵的,就是固有航道上多出来的“弯路”,实际上却是毛进的“正道”。毛进这样总结自己:“因为太随性了,指引自己画画的东西都是能触到灵魂的东西,比如说眼神里的忧伤,慈悲,或者惊恐,或者专注,或者倔强……生命迹象的东西。”

这些东西恰恰是毛焰特意回避的,或者说已经穿越而过。毛焰的绘画近年来呈现出某种非人格的空洞气质,不仅剔除了所有标识被画者社会属性的因素(如服饰、背景),甚至连面孔和姿态中透露出的人性内容(如喜悲哀乐)也一概抹去了。这样的做法需要巨大的能力和超越人心之上的对生命的理解,显然毛进并不具备。但也不必灰心,在抵达真道或绝对的过程中,于其中人性或人心的基点上驻足,就足以造就杰作,造就质朴严谨的大师之路。

毛焰的道路只有毛焰一个人能走。毛进的道路有一些人在走,但也不会太多。对绘画语言的至高追求,对人性人心尽其诚恳的理解,论其二者,毛进都占优势。毛焰的“真传”和苛责,自己生而为人天然的谦卑和伤感,两者的结合所激起的感染力量我已经在她的作品里读到了,被打动了。

『毛进和狗』

毛进喜欢画狗,这并非随意的选择,但也不是故意为之。她养狗所以画狗,似乎很自然,但毛进除了狗却没有画过其它动物(人这种动物除外)。实际上毛进是把狗当成人画的,不仅当成人画,而且是当成自己来画。毛进说:“画狗其实就是画我自己,体会了无我……自己心理成长的写照。”

毛进的狗可以说是她的自画像。以狗为模特的自画像除了艺术方式上讲求的转换、折射,还因为毛进要画的是“自我”,不是“我的样子”。“我的样子”说到底是对“自我”的某种遮蔽,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是针对“自我”的有选择的揭示。“我的样子”可以揭示和隐喻另一些东西,恰恰对洞悉“自我”不灵。毛进不是一个自恋的艺术家,对自我形象的关注对她来说过于无聊。

狗与毛进的相通是精神性的,或者说毛进乐于认同狗的某些品性。自然这些品性也是毛进的主观意识。但既然她觉得自己和狗之间有着特殊的共鸣,将自我投射于狗的形象就格外的诚恳真实。艺术家可以将自我投射于风景、大地,投射于静物,投射于动物中的狗亦是可能的选择。然而有效的投射以专注为向导,而专注即爱。毛进画狗的前提是爱狗。这种爱很具体,它的对象就是毛进曾经养过的几条狗。不是动物,甚至也不是狗,只是具体的“那一个”。毛进和她的狗相互陪伴了十五年,息息相关彼此趋近是不可避免的。

毛进画的狗不欢乐,不献媚,更没有优良品种的炫耀感,孤独、忧伤、忠诚和无辜是力透纸背传递出的。毛进尤其爱画幼犬、病中的狗、频临死亡或绝境的忠犬。色彩灰暗,笔触却异常的细腻温柔。并且画面中无人,也没有多余的道具。

在一幅画上,有一只大手包裹着狗的头,手的姿势既像是扼杀又像抚慰、呵护。这是令人难忘的画面,也是一个隐喻。

另一幅画里,三只刚出生的幼犬位于篮筐里,篮筐画得极为模糊,很像悬崖峭壁上的燕子窝。幼犬意欲爬出,于是凶险与怜爱并存,的确让人心惊。

第三幅画上又是一只幼犬,抬起头看着一块桌面(大约是),眼神里有天真和忧郁,恐惧和期望。同样没有人在场。但这一回几乎呼之欲出,延伸到画面以外的桌子前大概坐着狗的主人。

最让我不能忘怀的是毛进画的垂死的忠犬。毛进画过很多次,很多张,其中有油画有水彩有素描,但忠犬的姿态始终不变。真难以相信一只垂亡的狗竟呈现出如此强悍的力量,可能得益于这个姿势,也可能得益于死亡。

每个人都像我们熟知的一种动物。这种“像”其实很难说清,身体、样貌、做派、行为方式都考虑在内,仍然是某种和艺术心理有关的高度抽象。它和人的自我认知有关,也与早期的图腾崇拜脱不了干系,这里就不追究了。但某人像某种动物,相似到神似的地步,却是我们稀松平常的日常经验。

毛进画狗,在大家看来也像狗。毛焰不画狗,我们也觉得他像狗。但毛焰像狗主要集中在狗的外显方面,比如进攻性、兴奋、敏捷、锐利和硬朗。他像某种瘦型的具有超强行动力的猎犬。而毛进不同,偏重于狗的内敛或拟人化特性,比如忠诚、孤独、哀伤和坚韧(这和她的自我认同基本一致)。但同时,毛进也保留了和狗类似的身体矫健以及雄性化的大条(狗即是雄性,就像所有的猫都是雌性一样)。当我们把这个有关动物的集体投射翻转过来,就看见了毛进作为一个人的冲突以至撕裂。

『毛进和女性』

毛进的画中有一个“舞者”系列,其视角颇为男性。画面中的舞者是一位(或数位)女性,极为妩媚,充满了男性认知中的女性的脆弱、神经质以及风情。这是男性心目中的女性,但作者毛进却是一个女人。也就是说,毛进看待女人的目光大致是男性的,至少在这个系列中她决定像男性一样揣摩和欣赏女性的性别。

毛进将自己的性别抽离了,这一点,很多女画家都难以办到。更进一层,在这样的描绘中与其说毛进试图体悟女性,不如说她试图体悟男性。在体悟男性的同时,不惜将男性的偏见也一并接纳,照单全收。

毛进这样做既避免了女性艺术家习惯性的自恋,又跳过了女权主义的画地为牢。但“舞者”系列也非无性别的,只是毛进选择了男性的观点,而不是女性的观点。没有投射,但却有相当程度的向往,这也一如男性心理。也有区别。男性对女性化的女人的向往集中于占有、结合或者保护的意念,而毛进的向往则是“成为”。

在生活中,男性谈论“小女人”这一概念时并无贬斥的意思,甚至因此垂涎。毛进则说,“我讨厌女人中的小女人那面,女人的忍耐和母性的美德确实很棒,最温暖人心,如此平凡但无处不在。”但“舞者”系列中的女人却是地道的小女人,且毛进的目光充满了欣赏和怜惜。毛进并没有画自己所认为的女性的美德和温暖人心的东西。

好的艺术家都是辩证法大师。自我的经验和认知一旦进入画面,必然要经过有意味的转折。在“舞者”系列中毛进做到了,并且这里的转折或转换远不止一个回合:

身为女性画女性但不认同女性视角,但又不是没有认同。毛进认同男性,但她又百分之百的是一个女人,因此虽认同男性结论却大相径庭。与女性共舞的愿望在毛进这里成了向往中的蜕变。并且,这种蜕变在现实生活中毛进则视之为蜕化(退化),是她藐视的。这许多种曲折和意味一并进入了“舞者”系列,使其涵盖量极大。画面却又尽量简单纯粹,再次与复杂性构造了一层张力。

毛进认为:“女人男人画画各有优势,男人更能客观严谨深邃宽厚,女人画画很直接直达本质(我是说好的女艺术家),事实上优秀的艺术家绝大多数都是男性,这是由女人的天性决定的,她们的母性会牺牲自我,为了家庭为了孩子。”

这段话显然有男性中心主义的嫌疑。身为女性的毛进认同男性中心的观点,并在某种程度上以男性的方式画画。说明毛进在画画上抱有雄心。但这段话也可解读成毛进的谦卑,因为她毕竟是一位女性。换句话说,女性不太可能画得像男性那样好,但毛进却要像男性那样画,那样努力。这就是在必须谦卑的大前提下个人小小的抗争,说尝试也许更准确。

然而毛进话里有话。女性之所以画不过男性,是因为母性的自我牺牲,为了家庭和孩子,并不是天生的智能问题。而且,毛进所论看上去像某种客观陈述:就艺术史而言取得成就和公认地位的男性居多。也就是说,女性若想在绘画艺术上有所作为,牺牲“天性”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对艺术来说就是拒绝牺牲“自我”)。

毛进正是这么做的。她至今没有婚姻,没有孩子,养狗、画画。按她的话说:“我的生活一直以画画为中心,近些年更加确定,只为做一个真诚的画家而努力……画画能让我的生活处在自足中,让我每天感恩生活。”

毛进既知道自己身为女性,在画画这件事上的“优势”可以“很直接直达本质”,同时也自我要求像男画家一样客观、严谨、深邃、集中、持之以恒。她的画比一些女画家多出的那个层面,我认为就来自这种清醒认识,以及对“女士优先”的礼貌的拒绝。当然这么做,势必要通过对世俗生活的牺牲达成,毛进在所不惜。

『毛进和朋友、绘画』

2011年年的“朋友”系列和2012年开始的“XS”系列,对毛进来说尤其重要。并且,这两个系列是先后相续的。“朋友”系列所画的是毛进生活中的朋友,这一选择和毛焰20年前的选择类似。毛焰之所以放弃描绘朋友和同代人,是因为其中的人性因素构成了对他而言的抵达目标的障碍。相反,毛进在“朋友”系列中却所获甚多,天性和直觉都得以更集中的发挥。

对毛进来说,朋友是异常重要的,几乎等于她家人之外的情感生活的全部。她画画,是因为要遇见这些人,既然遇上了,这些朋友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她乐于也善于表达的情感主题。毛进谈及她参加画展的体会时说:“展览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也许就是能遇到一生的好朋友。”

考虑到毛进的启动,“指引自己画画的都是能触到灵魂的东西……”以情感生活指导自己的绘画就是题中应有之意了。加之身为女性,一旦投身艺术,情感为向导带来的直觉实在有先天的优势。毛进于是在此沉迷、放松,找到了绘画的依据和理由,甚至于目的。因此“朋友”系列除了绘画语言上一贯的严谨、专注,也展示了毛进的感恩、依恋和慈悲。她没有从纯然的绘画中剔除的东西,正是她得以成立和必不可少的东西。

但为什么又有了“XS”系列呢?除了毛焰的榜样,毛进对自己的情感在绘画中的作用终究是高度警惕的。这种警惕,我认为是一个成熟的艺术家的标志,是对绘画更高境界的期盼。绘画语言和情感直觉永远是辩证的两极,互为表里,艺术家越是先天倾向哪一面,哪一面就越是会给自己带来荣光,但也越是最大的陷阱。身为女性,情感丰富如毛进者警惕的是自己的优势,虽然她根本离不开这一优势。但保持警惕却是清醒的必要之举。

女性画家依赖情感,彰显、张扬情感以致一败涂地(商业上可能很成功,这是另一回事)者并不乏其例。就像男性画家夸夸其谈哲学、宗教、历史维度耽误事情的不乏其例一样。杰出的艺术家应该是那些敢于和自己的天性作对(实际上是善于运用自己天性)的人。在毛焰放弃哲学思辨、观念演绎的地方,毛进也振作精神,决定削减她的情感、直觉。毛焰的“托马斯”系列在更高的层面不免抵达了哲学和观念的抽象,毛进显然也在努力。但她的目的地并非哲学和观念,而是某种“不动声色的情感”。

就目前的“XS”系列和“朋友”系列而论,只是侧重点不同,情感和绘画语言因素的比例不同。但实际上两个系列是可以合并的。“XS”系列中,人物的个性特征更少,不具姓名的身体更加凸显,作为人体形象也更不讲究优美。这是毛进故意为之的结果,是她抑制情感的某种方式。然而情感依然在这些缺少个性、身体吸引力乃至审丑的形象中跃然纸上。这么做,毛进显然是要让自己的注意力更集中于绘画本身。

但无论在“朋友”系列或“XS”系列中,我们都看见了毛进积极营造(前者)或挥之不去(后者)的情感内容。既然挥之不去,那就必定有存在的必要。对挥之不去之物的珍视和有计划、设想的缓释,我想应该是毛进接下来的绘画所要面临的挑战。

在毛进看来,画画就是修炼,是一种真实的生命过程。有阶段,有过去、现在和未来,但可能没有最终的目的地。按毛进的话说:“画画是自我成长自我修炼的最好载体,永无止境。”在以商业成功和虚名头衔为目的的今天,能这样想,这样画的人实在太少了。她说自己:“对卖画一窍不通,被动。”又说:“绘画的商业价值是一块试金石,太多的人栽在其中。”可谓力排众议,大智若愚。

我认为,毛进之所以能有如此见识,根本上还是源自于对绘画艺术至高至上的理解。有敬畏之心就能安于现状,就能持之以恒,就能谦卑无敌。在这件事情上不是诚恳的人太少,是诚恳的态度太少。不是诚恳的态度太少,而是真正了解和服膺艺术之神圣精神的专注太少,以至于无法想象诚恳。

但我听说,上帝总是选择边角料。又听说,欲以升高必先降低。老子说得更明确: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毛进说过,“我没有违心画过一张画。”在今天的大环境里,谁又能像她这样没心没肺的脱口而出呢?

人拔着自己的头发往上跳,是跳不到天去的。但如果化作一张枯叶,渴望秋风,没准风就会来,把你刮向天际宇宙。这一高难动作基于对天高地厚的认识以及无望(无功利)的努力和等待。在这里我以这个小故事(或者是寓言)结束这篇对毛进词不达意的谈论,也算是对她的祝福!

关键字:

最新评论最热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1-2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推荐艺术品

更多...

干泡台-奇山秀水

产地:吴浩

尺寸:直径:21cm

干泡台-有余

产地:吴浩

尺寸:直径:21cm

手绘印泥盒

产地:吴浩

尺寸:直径:13cm 高度:5.5cm

艺术家推荐

更多...

曹辉   1952年生于成都。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四川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人物画专委会特邀委员、成都中国画会副会长、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校外导师,成都惠民职工画院顾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连环画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大奖。1999年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1990~1998年连续在法国举办五次个人作品展。2011年获第一届四川省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2014年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2015年作品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行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2016年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并由此开始为期一年的全国巡展。 曹辉1982——2002年发表作品:   《神奇的武夷山悬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2年4期   《给上帝的一封信》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3年3期   《神秘的大旋涡》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3年2期   《野人之谜新探索》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1期   《女子足球运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5期   《女子马拉松》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2期   《小酒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4年3期   《神秘的石室》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4期   《战神之墙》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9期   《笔录奇观》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11期   《古代美容》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6期   《一个女研究生的堕落》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2期   《一个投案者的自述》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7期   《ET外星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85年4、5期   《孟卖大爆炸》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5期   《热爱生命》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驼峰上的爱》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青鱼》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3期   《珍珠》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3期   《菩萨的汇款》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9期   《小耗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10期   《水手长接替我》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6年10期   《征服死亡的人》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7年6期   《小酒桶》 连环画中国农村读物出版社再版 1985年11版   《给上帝的一封信》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出版社再版 84年3期   《日本国技.相扑》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1期   《圣地亚哥刑场》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10期   《古诗意画》 国画 四川美术出版社 1987年5版   《人蚊之战》 连环画 科学文艺 1988年1期   《跳水 》 连环画 《万花筒画报》 1988年2期   《他们与“森林野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8年3期   《圣地亚哥刑场》 选刊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关于圣地亚哥刑场的通信》 论文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阿拉斯加的奇遇》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祭火》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9年6版   《辟古奇谭》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6期   《玛丘皮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医生.夫人.闹钟》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期   《南.马特尔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0期   《泉神娶妻》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期   《中国民族民俗故事》 连环画明天出版社出版 1991年1版   《船儿水上飘》 国画 蓉城翰墨 1991年12版   《萨克奇野人的俘虏》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0期   《圣经的故事》 连环画四川美术出版社 1992年1版   《雪莲洞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2期   《艾科沟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5期   《印度河文明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1期   《干冰杀人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5期   《白色幽灵》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 1993年4期   《悬棺之谜新解》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8期   《冤家变亲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3年10期   《一棵遗落在荒原的种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4年6期   《世界名人传记.艺术家卷 米勒篇 》 连环画浙江少儿社 94年一版   《巴仑克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4年10期   《辟古奇尼》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5年5期   《豹狼的日子》 上、下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 1992年10版   《冬之门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5年8,9期   《神农架野人今安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期   《寻觅玛雅古城》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0期   《白鹤梁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8年1期   《尊严》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8年2期   《神秘的南美大隧道》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2期   《名医入地彀》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9年6期   《神秘的英国巨石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5期   《蜀王陵出土记》 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0年8期   《定数》连环画《连环画报》 2000年10期   《印山大墓揭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5期   《冰封印加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8期   《“狼人”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1期   《扣开通往远古的大门》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4期 曹辉艺术年表:   2020年1月在成都举办“陌上谁人依旧 · 曹辉民国风人物画展”   2019年11月作品受邀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主办的“回望东坡•2019四川中国书画学术邀请展”   2019年8月中山(南区)云峰画苑于举办《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8年10月作品受邀参见“天府百年美术文献展”   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    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   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6年6月 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   2016年5月 作品《绣娘》参加成都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开篇之作——南方丝绸之路美术作品展   2015年11月 作品《故园旧梦》入选第二届“四川文华奖”美术书法展,并获三等奖   2015年11月 作品参加由四川省艺术研究院主办的“2015四川中国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西厢待月》参加在重庆举办的“中国精神•民族魂——中国知名画派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故园旧梦》参加“从解放碑到宽巷子”2015成渝美术双百名家双城展   2015年9月 作品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传神写照•2015水墨人物画邀请展”   2015年8月 特邀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心里画儿•中国画邀请展”   2015年5月 特邀参加由四川省美协和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联合主办的“四川省中国画人物画作品展”   2015年4月 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   2014年 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4年7月 三幅作品参加“南方丝绸之路”主题创作展   2011年5月 在成都东方绘画艺术院(现在的二酉山房)举办“曹辉人物画作品展”   2011年3月 《曹家大院•家训》获首届四川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   1999年 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   1999年 连环画《名医入彀》获《连环画报》“十佳”优秀绘画奖   1998年8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五次个展   1996年 作品《寻找北斗》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95年7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四次个展   1993年9月 在巴黎“中国之家”画廊举办第三次个展   1993年 连环画《白色幽灵》获《中国连环画》“十佳”作品奖   1991年5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二次个展   1990年3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一次个展   1990年 连环画《圣地亚哥刑场》获《奥秘》画报1985~1990年“十佳”优秀作品奖   1989年 连环画《圣经的故事》《青鱼》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86年 连环画《罗瑞卿的青少年时代》获第三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三等奖   1981年 国画《新户头》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