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华夏艺术网 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图片新闻 > 艺考不易:2013年艺考面面观

艺考不易:2013年艺考面面观

时间:2013-03-08 | 来源:中国文化报 | 阅读:1903次

  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一年一度的艺考再度拉开了帷幕。2013年艺考的火热程度丝毫不亚于往年——为期3天的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初试从2月17日上午正式开始,报考热门表演系本科招生50人,共有9700多人报考,考录比高达194∶1。中国传媒大学今年有近2.2万人报名艺术类考试,其中竞争最激烈的是计划招生100人的播音专业,前来应考的有8900多名考生,考录比100∶1。

  而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等八大美院的独木桥甚至还要更窄,200∶1考录比让考生们“压力山大”,从这座独木桥上“摔”下的考生,只能报考其他一本中的艺术学院,但其考录比也不会低于100∶1。

  从十几年前开始,艺考之风吹遍全国,各地考生纷纷在春节后奔波至全国各地参加各高校的招生考试。今年春节过后,很多一、二线城市的居民发微博感叹“满城皆是艺考生”,关于艺考的报道更是不断见诸荧屏和报端。

  当大多数人冷眼旁观艺考热的时候,却很少有人真正深入了解,那些被视作“学习不好才考艺术”“毕业就等于失业”的艺考生们,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日前,记者走访了多个学校的多位艺考生,接触了解他们的彷徨与期待,也从中探寻艺考本身对当下社会的“棱镜效应”。

  现场直击

 

  艺考生:这忐忑不安的日子啊

  2月21日中午12点,清华美院门前,一个略显瘦削的男孩儿吃力地从出租车后备箱里取出了自己的行李——一个画板包、一个颜料箱、一个折叠椅。这一天,是清华美院艺考现场确认的第二天,也是最后一天。

  去年艺考失利后,还不满19岁的小郭选择了复读。前一天,他刚在杭州参加完另一所学校的专业考试,随即就一个人坐了一夜的火车赶到北京。当他终于结束了清华美院的现场确认,坐下来吃当天的第一顿饭时,已经是下午1点30分了。

  “我觉得大家并不了解艺考生,好多人觉得艺考生都是因为学习不好,实在不行学个画画,找条出路。”小郭的语气中,带着一股超出年龄的习以为常和无奈。“去年第一次艺考后,我在网上看到一篇帖子,是一组拍摄考场外艺考生的照片,标题叫‘我们的辛酸谁懂’,当时真的百感交集,这也是我的心声啊。”

  小郭家在西北一个偏远的城市。去年第一次高考前,他550分至560分的摸底成绩在当地算是较好的,“我当时在学校最好的班,按我的成绩上个一本学校肯定没有问题。”所以,他当时参加艺考的决定并未得到家人的理解。

  “最早支持我的只有我的美术启蒙老师。”小郭从小跟随这位老师,老师对美术发自内心的热爱感染了他。但他所在的城市信息闭塞,很少有人想到学习美术,更不知道艺考为何物。“选择复读,除了我妈,家里亲戚朋友都不支持,到现在还是这样。他们觉得这是一个花销大,又不太靠谱的事。”

  但最令小郭委屈的,还是人们对艺考生的刻板成见——觉得这只是一群追逐时尚,为了能轻松混个学上的孩子。“现在很多学校都办美术系,确实考这些综合类院校门槛是低好多。但是,大家却忽略了好的美术院校专业课着实难考,文化课成绩也一样不低。”小郭说,“确实有很多人学个半年就去考美术学院,但除非你真的天赋异禀,否则很难考上。”

  艺考的考试难度不同于普通高考,或许上三本学校艺术专业的轻松吸引了大量考生,似乎你掏得起几万元学费就可以成为美术生了,但是“真正爱美术的人都是立志考上知名美院,要付出的努力比其他孩子多很多,要在保证专业突出的基础上,文化课同样优秀。”小郭说。“8∶30-12∶00 素描;14∶00-18∶00 色彩;18∶00-21∶00 速写;21∶00-00∶30 晚自习……”小郭飞快地在纸上写下画室每天的作息时间。“回到宿舍,一般都还要画到凌晨2点多。”小郭说,只有每天11点晚自习休息间隙,才有时间跟妈妈通个电话。

  从去年8月来到北京,他唯一的一次回家,还是11月份回去参加省内艺术联考,这也是艺考生必须要过的一关,考完就立即赶回来了。

  春节时小郭没有回家,“只放了一天半的假,大年三十下午和初一,初二又开始上课。我家那么远,当然回不去了。”这是小郭从小到大第一次在外过年。“我们百十来号人,挤一块儿看了春晚,晚上又通宵看了场电影,就算过年了。大家都很刻苦,不只我自己。”他笑笑说。

  小郭说,除清华央美附近有一些小画室外,大的画室都在北京郊区偏远的地方,小郭所在的画室就在东六环。每逢考试的前一天,他们会每人交上30块钱,由画室组织包车。为了及时赶到考场,他们往往要清晨5点多出发,以保证7点30分到考场外集合,参加8点30分的考试。在考试前一天,他们要按不同学校的考试内容和侧重做不同的准备,还要削铅笔,准备颜料盒、画具等,只能睡上五六个小时。

  但在小郭看来,身体上的疲劳可能是艺考路上的最小障碍了。“国美每年有将近10万名考生;清华美院仅北京考区每年就将近四五万人,还有沈阳、天津、郑州、无锡、长沙、武汉、成都等考区,而各专业加在一起只招240人;中传跟美术挂钩的专业招生不到200人;央美更难考,每个专业只招三四十人。”小郭很清楚自己选择的路有多艰辛。

  一个从小在家乡学画的外地考生,要跟师从名校名师的考生竞争,要跟无数有天赋又肯吃苦的考生竞争。在这样一场竞争中,小郭能做的只是孤注一掷。

  赶完这几场考试,小郭就得马不停蹄地回家去复习了,因为这段时间专攻专业课,他的文化课已经扔了半年多了。专业课成绩要4月才出分数,过了线才算是闯过第一关,看来,这忐忑不安的日子,对小郭来说,还得过上一段时间。

  关键词:费用

 

  巨额花费中提早感受世事艰辛

 

  18岁的黑眼圈

  想考最好的学校就要受最专业的培训。2月21日,中国传媒大学招生简章前,站着一个背着大画板的女孩子,在画板的映衬下,她显得格外瘦小,虽然才18岁,但她已经有了黑眼圈。

  从2012年7月份来北京上辅导班,来自四川的小韩直到现在都没回过家。“每个月辅导费就得3000元,还不包括住宿和吃饭,妈妈陪我一起在这边租了一间房,房间很小,每个月也要1000多元,花销挺大的。因为春节过后就考试了,不愿意来回折腾,车票也不好买,所以就和妈妈在北京这边过年了。”

  6万元协议班保过

  据了解,以营利为目的的艺考生培训机构,会聘请北京知名美术院校出身的老师对学生进行有针对性的专业辅导。北京大大小小的画室不计其数,大型画室招生人数可达一二百人,一般在北京远郊,必须住宿,学期从七八月份到次年的3月。可以说,正是艺考成就了这个产业。

  北京的画室学费高昂。小郭曾认真考察过各大画室的情况,“画室都是以赚钱为目的。”他说,“比如说刚开始的分班只按你交学费的多少。一般的画室分3种班型,普通班(也叫平行班)学费2万元左右;高手班(也叫强化班)学费3万左右;学费最高的是协议班,在3万元学费的基础上要再交3万元,这样你可以在10所学校里面任选3所,画室保过至少一所,如果不过退回3万元协议费。”

  因高昂花费倍增的心理压力

  管理比较严格的是协议班和高手班(强化班),而人数更多的普通班(平行班)就没这么好运了。学习进度和管理上都要低一个档次,学习氛围也大打折扣。“我去年也曾在杭州的画室学习过,那里的学费要便宜近一半,但是想考北京的院校还是要接受这里的老师点拨,因为每个学校有自己的风格,画出这种风格是专业过关的重要因素之一。”

  除了昂贵的学费,食宿费用也花费不菲。以小郭所在的画室为例,每月伙食费男生700元,女生600元,一餐一般是一荤一素两个菜。而住宿费则根据住宿条件每月从600元至1000元不等,人数最多的宿舍要住上15人。

  进入校考阶段,报名费又是一笔大的开支。有的学校一个专业的报名费就高达200多元,小郭今年共报了9所学校,光报名费就几千元钱。

  巨大的经济支出,让本来背负压力在他乡求学的孩子又增加了一重心理压力,刚刚十八九岁的他们也过早地感受到了世事艰辛。

  关键词:赶场

 

  四处赶考为哪般

 

  “赶场子”实属无奈之举

  “我自己报了5所学校,这还算是少的呢!我们有的同学报了十好几个呢。”小韩说。在记者采访的10位艺考生中,最少的也报考了4所学校,最多的报考了8所学校,平均每人报考五六所学校。

  “你看看这些家长,大部分跟我一样,陪着孩子到处考试,我们家孩子北京报了3所,陕西1所,四川1所。这也是没办法啊,这样‘赶场子’考试还不是为了增加孩子的成功率,多个选择啊!但话说回来,这买票、食宿样样都是费用,报考、填信息、看招生简章、参加考试样样都需要时间,并且孩子考试辛苦,压力又大,来回跑,有时候水土不服,感冒发烧头疼脑热的,这段时间瘦了不少,只希望孩子能考上个不错的学校,别再受这罪。”提起赶场考试中的种种艰辛,韩妈妈一言难尽。

  为求稳多报学校

  来自广东的张同学认为赶场考试主要是“求稳”的心理在作祟,“毕竟没有多少人可以很肯定地说,‘我就非某所高校不上’。我报考了4所学校,幸运的是它们都在北京。多选学校也是希望可以给自己留个保底的,增加命中率。”

  艺考失利过一次的小郭,去年报考了4所心仪的学校,其中他最理想的一所,给了他由喜转悲的经历。当时小郭报了这所学校的两个专业,一个专业是3/4看专业课,1/4看文化课,另外一个专业是全部按文化课录取。“我去年比我们省文化课最低录取线高出40多分,当时想文化课应该没问题了,这样就等于专业课和文化课都过线了。可最后还是没有被录取。”小郭后来了解到去年这个专业最后录取的人文化课最高分只比自己高一分,最低分并没有他高。“这应该就是被顶下来的吧。”

  今年的艺考,他一共报了9所学校。“这也算是一种妥协吧,很无奈,这中间既有知名的北京院校,也有地方的美术院校,怕再遇到去年的情况,得多些选择。”

  替考、换卷子成潜规则

  “还有就是,一定要尽量争取在北京考点考试的机会。”小郭补充说,“北京的考点能保证公平,更安心。”小郭这样说不是没有理由,某美术学院今年取消了兰州的考点,众所周知的原因就是去年这个考点被举报有监考人员帮考生换卷子。

  由于美术考试作品上只有画作,鲜有本人字迹,在得不到很好监督的地方考点,一个监考人员就可以做到把考生条形码揭下来调换。“听说省内的联考这类事情更多。”小郭的一个朋友,去年在某地方学校的美术考场亲眼见到监考老师将枪手放入考场的情况,“明明准考证上的人跟考试的人不一样,但是老师就是视而不见,我朋友特别生气,当时就把枪手举报了。”

  现在一些学校也采取了措施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有的要求考生在画作上按手印,有的要求在卷面后面写创作说明,同时起到留下本人笔迹的作用。

  关键词:分数

 

  文化课分数攀升压力大

  据悉,2014年,教育部将再度提高艺术门类文化课控制分数线——美术科类本科专业学生的文化课控制分数线,不能低于同批次普通文理科学生文化成绩的70%;音乐专业学生不能低于同批次普通文理科考生文化成绩的65%。

  文化课好=艺术水平高?

  “对艺术类人才综合素质有要求本身没错,生源很重要,这决定了咱国家艺术人才的质量;但艺术本就是无条条框框的创作,而一味地要求文化课分数是否真的就能提高艺术人才的素质?难道那些高质量、深层次的作品都是文化课分数高的人创作的吗?”一位学生家长激动地谈道。

  “再进一步讲,站在艺考家长的立场上,艺考生的专业课要求提高了,文化课要求也提高了,孩子们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最大限度地提高各科成绩,他们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太辛苦了。我的孩子才18岁,几乎没有玩的时间,压力越来越大,看着真让人心疼!”这位家长接着说。

  艺考分数并不低

  一位参加中国传媒大学考试的学生在听到文化课分数攀高的消息时并未有过于惊讶的反应,“我一直在关注各个高校的分数线,文化课分数线是逐年增高。中国传媒大学的艺术类招生考试中,除表演、音乐学等要求的文化课分数线偏低外,导演、广播电视编导等专业的分数线往往都高于一本线,甚至高出一本线五六十分。北京电影学院按照高考成绩录取的专业从去年的7个增加到今年的9个,并且今年摄影专业多媒体影像创作方向的考生高考成绩必须达到一本线。”

  文化课门槛逐年攀高

  其实近年来艺考门槛已在逐年升高,2006年,艺术生数学成绩算入文化考试成绩;2009年,教育部对各省艺考本科线的最低要求从二本线的60%提高到二本线的65%;此后,教育部对“山寨”艺术类专业进行清理,2010年艺考除艺术类本科专业外,只有学前教育、艺术教育等17种含有艺术属性的非艺术类专业,经教育部审批后可按艺术类专业招生,其余以往曾按艺术类招生的非艺术类专业全部停招。2011年,艺术类本科文化课控制分数线又较上年提高了5个百分点。

  湖北省美术特级教师朱公瑾建议,选择“艺考”,首先要有兴趣和天分。其次,艺术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参加“艺考”不能只顾专业不顾文化。第三,要找准定位与目标。各个行业专业不对口的现象已经比较突出,考生可提前对未来做出大体规划,在入校后根据兴趣和需要,再辅修其他专业以保证将来的顺利就业。

  艺术家看艺考

 

  万山红:声乐教育需有个性

  由于没参加过本科生的招生考试工作,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解放军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万山红说,自己对“艺考”这个概念并不熟悉。出生在音乐家庭的她,在上世纪70年代跟随母亲王雅茹学习声乐,那时候,没有人会为了找个“饭碗”而学习声乐,万山红热爱唱歌并从小表现出过人的天赋,妈妈才让她学习了声乐。“我们家4个孩子,也只有我走了这条路。”万山红说。

  万山红的音乐学习经过了专业学校的科班训练,也经历过剧团里师傅带徒弟的“手把手”教学,她认为这两种学习方式对自己在艺术上的成长都很重要,“学校教育让我掌握了理论,剧团里的学习给了我实践经验。”万山红说。

  我希望自己的学生是不仅有好嗓子,还要有超群的音乐领悟力,当然,文化水平也不可忽视,但我们现在教学生完全处于被动,学校招什么样的我们就教什么样的。万山红认为,声乐教育应特别尊重学生的个性,从招生选拔时就要考虑,教学过程中也要注意保护这种个性。

  “但我们看到现在有些学生完全是在模仿,成名的歌手怎么唱,学生就怎么唱,即使是错误的也跟着模仿。很多学生看到一些人通过炒作等方式成名,就开始浮躁。我们鼓励选手要有个性,但这种个性应该是从艺术本体里面生发的个性,如果只是外在包装出来的个性,那也不会长久。”万山红说。

  杨飞云:艺术是一条残酷的路

  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院长的杨飞云是上世纪70年代末的“艺考生”。“在我小时候,父母认为画画是不务正业,画画纯属自己的挺奇怪的爱好。”杨飞云说。1978年,已经工作7年的杨飞云得到单位领导的支持,报考了中央美术学院。当时,中央美术学院只招8个人,考的是政治、文学、文艺理论、素描、速写、油画色彩,还要经过面试。那时,全国只有4所美术专业院校招生,招生名额很少,对每个学生都要进行严格的筛选。

  考进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后,杨飞云发现老师竟然比学生还多,“二十几位老师带十几个学生,而且老师都是当时美术界最权威的画家,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我们当时很幸福。”如此培养出来的学生,并不担心就业问题,杨飞云毕业就到了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任教,两年后又回到了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任教。

  “现在这个时代有这么多艺考生,说明了艺术对人们价值观的影响,但艺术只需要一流人才,这是很残酷的。要想成为画家首先要具备天赋,对学画有特别的兴趣,这种兴趣需要大到能够克服学习过程的艰苦,当然名师亲传也很重要。”杨飞云说。

  与当年全国美术学院共招几十个人相比,现在只算八大美术院校,每年就要招生一两千人,杨飞云认为,现在的艺术教育教学渐渐模式化,不重视艺术独特的教学规律,教的更多的是泛泛的知识,高等艺术院校的老师有些也不是一流的艺术家。

关键字:

最新评论最热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1-2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推荐艺术品

更多...

秋江

作者:袁泽兵

尺寸:33cm

窗外新裁竹一枝

作者:张承翥

尺寸:92×35cm

观云图

作者:曹辉

尺寸:46×36cm,1.5平方尺

艺术家推荐

更多...

曹辉   1952年生于成都。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四川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人物画专委会特邀委员、成都中国画会副会长、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校外导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连环画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大奖。1999年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1990~1998年连续在法国举办五次个人作品展。2011年获第一届四川省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2014年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2015年作品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行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2016年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并由此开始为期一年的全国巡展。 曹辉1982——2002年发表作品:   《神奇的武夷山悬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2年4期   《给上帝的一封信》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3年3期   《神秘的大旋涡》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3年2期   《野人之谜新探索》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1期   《女子足球运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5期   《女子马拉松》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2期   《小酒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4年3期   《神秘的石室》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4期   《战神之墙》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9期   《笔录奇观》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11期   《古代美容》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6期   《一个女研究生的堕落》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2期   《一个投案者的自述》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7期   《ET外星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85年4、5期   《孟卖大爆炸》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5期   《热爱生命》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驼峰上的爱》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青鱼》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3期   《珍珠》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3期   《菩萨的汇款》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9期   《小耗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10期   《水手长接替我》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6年10期   《征服死亡的人》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7年6期   《小酒桶》 连环画中国农村读物出版社再版 1985年11版   《给上帝的一封信》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出版社再版 84年3期   《日本国技.相扑》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1期   《圣地亚哥刑场》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10期   《古诗意画》 国画 四川美术出版社 1987年5版   《人蚊之战》 连环画 科学文艺 1988年1期   《跳水 》 连环画 《万花筒画报》 1988年2期   《他们与“森林野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8年3期   《圣地亚哥刑场》 选刊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关于圣地亚哥刑场的通信》 论文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阿拉斯加的奇遇》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祭火》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9年6版   《辟古奇谭》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6期   《玛丘皮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医生.夫人.闹钟》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期   《南.马特尔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0期   《泉神娶妻》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期   《中国民族民俗故事》 连环画明天出版社出版 1991年1版   《船儿水上飘》 国画 蓉城翰墨 1991年12版   《萨克奇野人的俘虏》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0期   《圣经的故事》 连环画四川美术出版社 1992年1版   《雪莲洞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2期   《艾科沟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5期   《印度河文明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1期   《干冰杀人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5期   《白色幽灵》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 1993年4期   《悬棺之谜新解》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8期   《冤家变亲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3年10期   《一棵遗落在荒原的种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4年6期   《世界名人传记.艺术家卷 米勒篇 》 连环画浙江少儿社 94年一版   《巴仑克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4年10期   《辟古奇尼》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5年5期   《豹狼的日子》 上、下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 1992年10版   《冬之门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5年8,9期   《神农架野人今安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期   《寻觅玛雅古城》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0期   《白鹤梁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8年1期   《尊严》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8年2期   《神秘的南美大隧道》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2期   《名医入地彀》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9年6期   《神秘的英国巨石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5期   《蜀王陵出土记》 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0年8期   《定数》连环画《连环画报》 2000年10期   《印山大墓揭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5期   《冰封印加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8期   《“狼人”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1期   《扣开通往远古的大门》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4期 曹辉艺术年表:   2018年10月作品受邀参见“天府百年美术文献展”   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    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   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6年6月 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   2016年5月 作品《绣娘》参加成都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开篇之作——南方丝绸之路美术作品展   2015年11月 作品《故园旧梦》入选第二届“四川文华奖”美术书法展,并获三等奖   2015年11月 作品参加由四川省艺术研究院主办的“2015四川中国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西厢待月》参加在重庆举办的“中国精神•民族魂——中国知名画派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故园旧梦》参加“从解放碑到宽巷子”2015成渝美术双百名家双城展   2015年9月 作品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传神写照•2015水墨人物画邀请展”   2015年8月 特邀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心里画儿•中国画邀请展”   2015年5月 特邀参加由四川省美协和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联合主办的“四川省中国画人物画作品展”   2015年4月 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   2014年 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4年7月 三幅作品参加“南方丝绸之路”主题创作展   2011年5月 在成都东方绘画艺术院(现在的二酉山房)举办“曹辉人物画作品展”   2011年3月 《曹家大院•家训》获首届四川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   1999年 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   1999年 连环画《名医入彀》获《连环画报》“十佳”优秀绘画奖   1998年8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五次个展   1996年 作品《寻找北斗》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95年7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四次个展   1993年9月 在巴黎“中国之家”画廊举办第三次个展   1993年 连环画《白色幽灵》获《中国连环画》“十佳”作品奖   1991年5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二次个展   1990年3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一次个展   1990年 连环画《圣地亚哥刑场》获《奥秘》画报1985~1990年“十佳”优秀作品奖   1989年 连环画《圣经的故事》《青鱼》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86年 连环画《罗瑞卿的青少年时代》获第三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三等奖   1981年 国画《新户头》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详情>>